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不过是为了体面地生活


从学校北门到自己住的地方会经过一条破旧的老巷,就像是济南这座老城脸上那许许多多幽深的褶皱之一。每每经过,总会心生一些苦涩。从三轮车摆摊商贩到建筑民工到环卫老人,会经过两盏昏黄的路灯,路灯之后,是悠长的黑暗。在经过最后的路灯一脚踏进光明之外的时候,手机响起,习惯性地靠向右边的墙,看看消息内容。

刚入大一的学妹问了我一些事,于是一边回复一边往前走——当然这并非好习惯。

学妹说乱七八糟的大学计划什么的感到很愁。

我也是。

为什么?

抬头看看前面的路,谁不是一样啊。

发愁这一切为了什么?

——所有的一切,还不是为了更加体面地生活。

“我出身不好,教养也差,但一直努力尝试做一个体面的人。”这话是罗永浩在微博上为锤子造势时说过的一句话,当时并未在意,然后过了一段时间深夜刷屏看自己历史记录的时候再一次看到这句话,毫无防备,瞬间就觉得几乎与每一个字都能产生共鸣。

我的父母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人,在那样的大社会环境下,两个往上倒三辈都是普通农民家庭的年轻人,跟同时代数不清的人一样,没能读过多少书,也没什么见识。而后他们的结合,组成了另一个平凡的小家,我便是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家长大。直到因为读书和学会上网,才渐渐意识到这个世界和我自己世界的不同。

那时候我十几岁,而现在也不过才20。

如果没有那几年对自己世界观颠覆式的认知,不出意外的话我想我可能会一直老老实实考试学习,像大多数人一样按部就班地生活,像这个小城市八九成的人一样,慢慢拜金,学着世故。然后娶妻生子,潦草一生。

这是我一直以来所庆幸的,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以来打心底里尊重有学识的人,尊重真正的人师,也跟一些特别亲近的人反复说过要多读书。不管是哪一些,总能够让自己更加清醒地认识到世界和自己地区别。

在我还在用铅笔写作业的时候,当时我的爷爷给过我一支铜制的钢笔,我不知道它的来源,但在那时却是我异常喜欢的东西。小的时候爸妈对我管的比较严,也很少允许我乱花钱买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每每得到一件心仪的,总是喜欢随身带着,甚至睡觉也要塞在枕头下面。

那支笔陪伴我多年,可我现在却想不起来它被我遗忘在了哪里。

而我的爷爷,也已经故去有几年的时间了。

那黑黑胖胖的老头,总是皱着眉头对我念叨着家里没一个文化人,我是这一辈兄妹四个人里的老大,要我好好上学,要有出息。

这样的情节在我已经快忘得差不多的童年记忆里曾反复出现,偶尔做梦,都还能听到几次。

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在上课。就在爷爷马上要出院的那天,突然复发,在医院里,最终也没能再见到那个砖砌瓦房的小院,而我最终也没能见到爷爷最后的样子。现在来看,他对我反复的嘱托,我也并没有做的很好。

继续往前走啊。

是一排独立、露天的低矮小绿门建筑,一直以为是储藏室,却在刚刚开着的门里看到尽是破烂,而对面是一排比储藏室还要拥挤的小屋,现在却住进了挺多的环卫工人。

在尽是农民的小村里可能不会有太复杂的感受,而在越是繁华的城市,看到这种鲜明的对比,往往会戳得人酸涩难言。六七十岁的年纪,谁不愿干干净净地生活,下棋麻将遛鸟逗孙子,他们年轻的时候说不定就被这个社会拿走了本该是给予生活全部的热情,到老了还要这般艰辛地生存。除了对社会和政府的敏感想法之外,正常人还是会想想自己的生活吧。不是同情也不是嘲笑,而是对自己未来不确定因素的一些想法。

我从懂事开始越来越多的要求自己在做好任何事之前先做好一个人。

我在大多数时候保持安静,不去说人是非,不在公开场合说脏话,不嘲笑也不巴结别人,不随地吐痰不乱丢垃圾,会每次把手机开到静音状态,会在饭店吃饭时也对服务员的帮助说谢谢,深夜一个人走在路上也愿意安安静静地等绿灯……我总是想要坚持把那些本该由学校教给我实际上却缺失了的东西保持下来。

要相信世间美好,也要因为这份相信而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给这个世界。

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文明社会里的人。想在物质上给家人更好的保障,也有自己稍显另类的对于高逼格的追求,然而所有的一切,在很多时候用各种理由修饰,其实追根结底一句话,无非是为了做一个更加体面的人罢了。

之前有个朋友问我未来想要什么的时候,我记得我在回答想要过喜欢的生活之后她是显得有些失落,然而,谁的努力不是为了改变自己不想要的而得到想要的生活呢?有些重要有些不重要。就像我跟大多数男孩一样挺喜欢跑车,然而我直到这种喜欢如果在我足够有钱之后我也会去实现,但实现不了的话我也并不会为此沮丧。

想要更加体面地生活,而在今天总是有很多人觉得有钱就能够很体面,我总是不厌其烦地解释,体面,更重要的是自尊和别人的尊重。

之前去西藏的几天里,见过受欢迎的驻唱歌手,见过受人尊敬的僧侣,见过五湖四海都有朋友的客栈老板,他们并不算富裕地过着日子,可只要不是内心扭曲之人也能感觉到他们都是比那些用钱装饰门面的市侩更加接近体面这个词。

当然体面与财富并无矛盾,也并不完全成正比,关键在哪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标准,只要别在茫茫红尘里迷失,看清一点眼前的路,不作恶,如果再能够“站着把钱挣了”,那就再体面不过了。

之前在朋友的签名里看过一句话,源自哪篇文章记不太清了,去请教之后得到如下回答:

“心存善念,爱好文艺,养活自己,并行不悖。”

而我则愿意用另一句话概括自己的想法,要相信世间美好,也要让自己努力成为别人相信世间美好的理由,这一切的经过和结果,便是自己更加体面地生活。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