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Menu

生于1994

承认自己是“大多数”,实在是一件太过残忍的事。

过了年,要是按老家的习惯,算是又长了一岁。按农历我生于冬月,算上前后两个虚岁,便是27的年纪。即便是按照周岁来说,也已有25了。

过了25岁,以往还隐隐绰绰的焦虑感,便倏忽浮了上来。以往心性不定,好高骛远,但也总能拿自己还是个孩子作为借口,以得到内心片刻的慰藉,来对付过去。眼下到底是到了这个槛儿,岁月又总是越过越快,纵使这些年随着自己的选择和努力,过去的失误逐渐弥补上,日子也在一步步向着好的方向过去,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夜不成眠,也越来越发现这样悲哀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终其一生,自己最后可能只是属于历史长河里的“大多数”。

这对于但凡有点心气儿的人来说,实在是再残忍不过的事了。

— 于 共写了312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