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Menu

《斯德哥尔摩情人》

2013年8月13日

昨晚第一次听《斯德哥尔摩情人》这首歌,结果我这个千年不见得喜欢一首歌的家伙,竟然第二次败在了陈奕迅手上。

喜欢的女孩子对我很残忍,就像我对她一样。冷到极点和热到极点,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都不是适合生存的条件。我总把独立的生活拿来当作劝慰自己的借口,可是时间越久,自己对真相认识的越深,也越发骗不过自己。

有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努力很久,却不如别人的几句话更能使自己兴奋。殊不知偶尔的热心,仍然是建立在长久的对立之上。

前几天糖糖说的我的好多缺点,其实自己都明白,我固执,偏激,却偏偏有的地方却保守地让人受不了,我不够决绝,表面过度上的自信其实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自卑。

有的时候早上醒来地特别早,然后继续装睡,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在这样一个地方,除了每天吃喝看书上网就是睡觉,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事,不知道自己还能遇着什么人。身上一共还有不到十块钱,彷徨无措,一直只能盼着开学。

从前几天开始背单词,在大多数朋友开始准备自己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的同时我开始考虑三年之后的事情。前几天跟一同学的爸爸聊天,说了好多不会对朋友对爸妈说的话,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一个人对一个陌生人的尊重,这是一个颇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倾向的人所少有的温暖。

当一个人虐待你越深,然后给予你同样的温暖你越感激。跟朋友说起利马综合征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时候,朋友半天没说话,然后默默得给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一个字的评价:贱

虽不完全,却也的的确确是这样。

然而自己成为人质的同时又在一些地方充当了绑架犯的角色,既痛苦着,又把痛苦加与别人的身上。以自己的感受度测关系上下的人,越想越挣扎不出来。

就像歌里唱的一样。

无论是伟大成狂,还是受害?受用?犯贱?犯到?被虐成狂,看着是谁令幸福给殓葬,别喊冤?别叫屈?别诉苦,在这宗惨案……

我是同谋,

绝对是同谋。

— 于 共写了754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