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夏至


2014年4月9日

晚上走在木条拼起的天桥上向下看往往会有一种梦幻的感觉。阴暗与光明的交织,总让人无缘无故地想到轮回。

清明刚过,夏至未至。

连着几天被隔壁宿舍的夜半狼叫吵的睡不着,夜里总是捧着手机看电子书,醒来之后又觉得没精神,情绪始终不好,就连吃东西都觉得没兴趣。也开始被影响地开始昼伏夜出,昨夜两点半去砸门,回来之后一度困惑觉得不知道如何下去。

直到下午上课回来,出了教室才发现所有的树都像是一夜之间窜绿,往日里感觉死了一般的学校有活了过来,走在楼前绿植之中,恍如隔世。

知新楼前的两株不知名的植物枯木又逢春,一眼过去都有些扎眼,像是以前习俗里去上坟时所穿过的碑前,总是有或骄傲或谦卑的松杨果木披着一身绿,企图在满是死亡气息的天下带来新的生机。死亡,新生,也许没有转世这回事,但是尘世轮回,又总是不被人干扰地进行着。

捡树叶的时候看到有蚂蚁在树边忙着,想起以前看过的书上说蚂蚁永远无法看到置于身体之上的空间,恰巧正值日落,便想到要是看不到日出日落,那该是多阴暗的一辈子。不过,便是看得见,想必也不会未了每天一轮回的太阳而感到激动,毕竟济南的雾霾天是不配有星光和日出日落的。

想到之前为了看日出而一个人连夜爬上山顶的日子,总觉得辜负了一些本该享受的生活。

比如日出。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