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先学会做蛋炒饭——与建春君共饮


张老师:

第224期《四月廿三》“对饮”的主题是理想主义与犬儒主义

我觉得我应该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今天我写的这份东西可能会很乱,甚至连我自己也概括不了中心思想。

我想先说一下我自己。我是很希望成为一类人,能够“特立独行”地活着,而且要活得足够剽悍。与我表面的沉静相比,我并不是一个太老实的人,而且我一向觉得“老实人”的人生路筒直就不是一个人所该走的。

前几个月表姐恋爱,家里人的赞同与否定除了看对方家境之外,很重要地一点是取决于对方是否“老实”。而“老实”的基本判断就是一个人不能够过于思辨,要保守、稳重。可我始终觉得这样一类人太过软弱,说的狠一点,就是有那么一种狗性,就跟我们这个民族一样,缺少狼一样的血性。我不知道这个想法是 不是过于偏激,但我坚持认为有一种狼的精神远比有那么一种狗的服从性、软弱性要好。

我骨子里是向往自由的。我觉得等我不再上学了可能会选择做一些“出格”的事。我向往草原和西部的那种辽广,如果我没有在那里生活,也一定会去短居一些时曰。我不喜欢在咱们这样一个小城市待着,就像《做沙丁鱼,还是做咸鱼》里说的,小城市的人就是靠拼爹拼出来的。不幸的是我没有牛逼的爹,我跟人拼不了,幸运的是我有这样一个爹,他不会限制我的追求。

像我一样的寒门子弟很多,而所谓的励志故事也不在少数。但是,那些光环后面又有多少的无知?

人人看到了某些人头顶的光环,却看不到他们内心的阴暗。

今天跟老蒋争论一个问题时,她用王金战作为成功人士的例子,试图否定我。我当时就沉默了,因为我从未想过他也是个成功人士,我只把他当作一个较为聪明的家伙。因为我们的高考教肓体制就是失畋的,一个紧跟这个失败的浪头并跑到前列的人,能算作成功吗?

相反地,我身边大部分都听过我分享的左小祖咒的歌的人,都不会喜欢左小祖咒,甚至评价“跟死了木埋似的”,但我始终觉得左小祖咒这家伙够剽悍,我要的成功应该是超过这种家伙。(此处和谐76字)有点远了。

说点近的。

我认为在这个城市里,我所知的最成功的一个人,是一个叫敏感词的盲人。他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势,还是政府的眼中钉。

(此处和谐239字)早在明清时代,顾炎武就说过“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这样的话。但那么多年过去了,人们早把这句话从意识中淡掉了。

又有点远了。

我写作文经常写跑题,搞到最后再说的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

但我特享受写东西带给我的一种快感。

这是我第二次给廿三写点东西。想了一下,我在整个高中阶段并没有写过多少成文的东西(作业性质的不算),一是我真懒,二是有些事简直都懒得去写。因为我所拥有的生活,主旋律就是高考,(此处和谐80字)与大部分人的无目的的和功利性的想法相比,我的目的更为单纯,我只是希望有几年时间,做一些在以前读书和以后工作、成家都做不了的事,一个人的青春不应该是长满荒草的。

在我大发感慨的时候,有人会反驳我,认为你不喜欢这个国家就离开好了,干嘛去骂。这个观点我可以用李海鹏的一句话否掉,你可以离开她,但不喜欢一个国家就要说,甚至是骂,这样才能让这个国家更好。(此处和谐9字)好了,说这么多该结束了。

我想有人看完这点东西后又会忍不住骂我,装X,汝算哪根葱?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光是我的署名就算是回答了。

千年小葱

2011年12月9日

小葱葱:

即使放在“对饮”里,这也应该是私人信件啦!可是公幵了,你是满纸敏感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屏蔽。和谐掉的那部分可能会对上下文意的理解造成障碍,但也不是很要紧。

艾未未、左小祖咒、陈光诚、李海鹏、顾炎武、韩寒、MJ… …很难想象,在我们这个名为城区的农村里,一个高中生是如何拥有这样的精神世界的。

所以,暑假的时候你直接把我整崩渍了。当你的同学们都在XX的腾讯里跑跑卡丁车的时候,你居然知道推特和FACEBOOK,这着实让我欣喜。我们知道,“翻墙上网”和“翻墙上网吧”是两个星系里的概念。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你竟然是我的孙子!所以才有了暑假的那次宴请,可惜的是,彼时郭树斐没有去。这 样吧,毕业了之后还是我约场,把一些深具理想主义气质的孩纸们聚在一起,整个感人的。

除了上述几人之外,我还可以给你推荐一些人,对你以后的成长有帮助。并不是敏感词才是牛人,他们也灰常牛。陈丹青,画家、作家,清华大学的教授;刘瑜,一个非常有人文气质的女学者;崔卫平,也是非常牛的女学者;贺卫方,法学教授;姜文,导演;熊培云,公共知识分子,包括对韩寒有争议的许知远也要顺便读读;贾樟柯,导演;梁文道,凤凰卫视的主持人,外号 “腰封小王子”,喜欢到处推荐书目;罗永洁,牛博网(需翻墙 )和老罗英语培训创始人;朱大可,同济大学的教授;龙应台,台湾作家;张大春,台湾作家;王小山,京城出版人;周云蓬、川子、小河、扭机、邵夷贝等,也就是新民谣的那帮人……这些人的各种书、演讲、影视音乐等,多多吮吸。

当然,在此之前,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打好地基。于你而言,地基有两方面,一是学业;一是人文基础。

先说学业,你考一个牛掰的大学这是必须的,起码要过重点线,分数越高对你以后越有利(这好像是一句废话)。你可以想象这样的情境,如果你高考落败,那么你将跟听凤凰传奇的人一起共事;如果你考了一般般的学校,那么你将跟周杰伦、孙燕姿、许嵩的拥趸们做童鞋;如果你考到了灰常好的大学,那么你的同学除了上面的那些歌星的粉丝外,还有很多左小祖咒的粉丝。就是这样,如果你在北京的重点大学里,你想外出漂泊一段时间,那么你会很快找到同伴;如果你在临沂大学里说想去新疆看胡杨林,那你的同伴会说你疯了。也就是说,好的大学会提供各种各样的精神土壤。如果在差的环境里,你就有被现实逼迫成零余者的可能,当然,这看你够不够剽悍。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学好 外语。当我们长大之后,才会发现国际视野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剩下一年半的时间,做一个默默努力的人,埋头于书山题海,除此,别无他途。你要知道,韩寒之所以是韩寒,因为他是韩寒。这是上帝给中国的礼物,而我们的高中生涯,没有被上帝选中。

第二个是人文基础。知道的越多,越肤皮潦草,就越容易走火入魔。在网上,有一个535的爰好者,天天给我谈535事件,我不知道这事搁你身上你受不受的了,反正我受不了,直接拉黑之。这也就是所谓的偏激一一因为此君已经将此取代生活了。一个人浇筑出自己的精神世界,必须是真善美的。最起码,这精神的根基应在,专业是在博览的基础上的。而所谓的阅读,也仅仅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方面。知道艾未未的葵花好,也要读读艾青的诗歌;喜欢听左小祖咒的《爰情的枪》,也要知道些陈升和刘若英的故事;喜欢李海鹏的文字,也要知道些李亚鹏演的电视;钦佩沂南的陈光诚,也要知道沂南双堠的西瓜很好吃;知道蛋炒饭的典故,最好也能做蛋炒饭。在我看来,一个男人在拥有强大精神世界的同时,如果再会烧几道好菜,那简直是一枚令人崩渍的极品魅力男。顺便告知所有男生,你可以不怎么会洗衣服,但你一定要学会做菜,切记!在精神成长方面,上面提供的只是你以后要关注的。如果真的想成为剽悍的人物,那么我建议从经典的阅读幵始,也就是人文基础类的,不要一味地追求自己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你读大学的时候我会给你开一个这方面的书单。这个寒假向你推荐一本吧先,莰威格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很特别的名人传记。无论是内容、思想还是写法,都值得我们学习。我顺便再吆喝一声,今年春天哪位同学将我的这本《人类的群星闪耀时》借去了,抓紧时间还给我。你要知道,这已经是我丢了一本之后买的第二本了。

年底了,金正日死了,艾未未的“经济纠纷”还没有了结,《金陵十三钗》的男主角贝尔去沂南看陈光诚被军大衣给揍了出来,左小祖咒的新专辑颇受好评,韩寒获得了2011赛季CRC的国际组车手年度总冠军,李海鹏写完了古典的《晚来寂静》正在写一个更现代的小说……一切如常,一切又似有不同。

自我总结一下,今年值得高兴的是艾未未要给我陶瓷瓜子和借据的,只是至今我还没有向他要。咍咍,我也谝完了。最后,我们都是葱,不能装蒜。我觉得我们还是低调一些好。因为毕竟有很多敏感词,更重要的,低调是一种优秀的品质。容我用高考作文的必杀句式来阐释低调:山不解释自己的高度,并不影响它耸立云端;海不解释自己的深度,并不影响它容纳百川;地不解释自己的厚度,但没有谁能取代它万物之本的地位。低调做人,就是用平和的心态来看待世间的一切。修炼到此境界,为人便能善始善终。

多少年之后,我特别想听到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写的:在那个平静的桥头村里,出了个牛掰的人物,他叫张建春,还有一个更牛掰的,他是张建春的孙子。

以此共勉。

你的大爷爷:张建春

2011年12月21曰,高二级部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