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Menu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我住的房间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济南一天当中最美的时刻。

日落黄昏,粉白渐变渲染出来的颜色异常漂亮,不断下沉,下沉,然后撞上根基的薄雾青山朦胧。远远望去大明湖畔古香色的小楼,高楼低瓦里外缝间车流不息,这是一天之中除了夜色里的护城河之外我最中意的一幕。常常忘了自己要做的事而发呆半天,不忍辜负。

我不喜欢济南,不喜欢临沂,不喜欢我去过的绝大多数的城市。

这是在我暑假跑出去十几天之前的感觉,当然在这之后,如果非要挑一个去过而且喜欢的地方,大概整个西藏有一半以上可以算进来。

至于原因,倒不是为了装上一把文艺,其实仅仅是因为我的呼吸系统异常敏感,在空气差的地方总会时不时地咳嗽,就像以前家里养猫的时候往往摸着它的脊背听它呼噜着就被挠上一把,说起来不是非常疼,但总归是让人十分痛恨的。

临沂,泰安,济南,这三个最常待的地方,总是在下雨下雪之后才会有难得空气清新的时候,而从那曲下车直到回来,十几天走走停停经过大片地方,除了在那曲第一晚睡醒之后有些恶心想吐,居然全程都没有一次咳嗽过。

记得暑假里的时候建春老师在群里说我自己一个人去西藏,独自装逼之路太辛苦。还开玩笑让回来写成小说。笑笑也就罢了。

总有些和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年轻的人在说想要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说什么洗涤心灵,实在太扯淡。我一向反感这种给走走路看看风景的行为加上各种看起来美好实际上只是矫情的标签,常听人说邂逅爱情的圣地大理丽江我没有去过,但朋友圈里去过的倒也不少,有些倒是偶尔有几次在当地跟无脑女文青邂逅过几炮,至于爱情还是见鬼去吧。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待多少年都不能理解生活,吸引不到喜欢的异性,换个地方,就算景色再好,该肮脏的人还是脏,该把不到的妹还是别人的妹。

为什么有人喜欢拿旅行说事?是因为你没钱、见识短浅,在这个年纪和别人比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甚至还不如别人,于是拿旅行说事来显示自己的不平凡罢了,这种心态和几年之后同学聚会时男孩子借低档名车女孩子拎A货名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人出去走走,除了看看风景放松,便只有一个靠谱的作用,那就是单单去认识世界之大和自己实在不能更加平凡。

彼时约定同行的基友临时在做鼻中隔矫正手术,看了三遍宗萨钦哲仁波切执导的《旅行者与魔法师》之后实在忍受不住,往行军背包里塞了本《生死书》和简单的装备,风衣墨镜防晒霜速效救心丸,跟妈妈打个招呼就去了210公交车站,一路向西,没人说话,便一本一本地看手机里的电子书,倒也乐在自得。

在手机摄像头被自己弄坏进了灰之后,只拍了几张照片,便连手机也懒的拿,充满电关机扔包里以备不时之需。大概这对于大多数旅行必拍一堆照片,照片一定要有自己,有自己的一定要美图修修,修修之后一定在微博空间朋友圈里秀秀的人来说这简直无法忍受。但这一路的目的到底是为了me,还是为了I,区别也就在此可见。

然后回家,睡觉。

生活会因为各种可能的事而突然发生变化,但因为一次旅行游玩就想要有什么,那种实现的可能大概比你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就好好学习然后从学渣到超神的逆袭几率差不多,当然我们不说电影,戏剧永远不等同于纪录片。

说走就走,只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将来因为自己的拖延癌而后悔罢了,凌晨十一点跑去外地道歉是,中学顶风作案去表白是,没钱遇到喜欢的东西仍买买买也是。完美主义的另一个名字是强迫症,又叫犯贱,自从懂事开始极少做自己后悔的事,即使后来每每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当初如果不那样也许会有不同的结果,却也没怎么抱怨过。

顶多也就是偶尔想起来我死在四川音乐学院的志愿上感觉很是难过——毕竟你得明白成都对于吃货的诱惑有多大——那可是个小吃都有几百种的天府之国。

除此之外,就是一直求之不得的,尽早让自己变成更厉害的人。

冬天已经到了,手机上设置的200天倒计时还剩下了94,锁屏壁纸上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字都一次变亮都像是迎面踹来的一脚,但是时间越近,你越能发现你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太过平凡。

经常有人感慨,人过三十往往会产生各种各样来自岁月的烦恼和焦虑。

我今年刚刚20岁,可是每次一想到别人20岁时候已经对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而产生了多少影响,就感觉莫名的焦虑,这种焦虑并非来自时间,而是你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人所处的环境有多重要,而你却难以改变。你甚至无法让自己活到最好的状态,又怎么好意思说别的?

今天我身边的人大多在讨论考试、恋爱、结婚、驾照之类的问题,你无法说这些不重要,可是当我清楚地明白这一切终会让人变得和我的父辈,祖父辈,曾祖父辈一样,终身为了自己周围一巴掌地方的事情劳碌的时候,而另一个角落的人却在用胶片、文字、公式、代码、颜料、塑刀、音符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时候,说得难听一点你会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直到现在仍然是个无所谓有无的废物,即使你已经是一个开得起奥迪买得起迪奥的中产甚至富裕阶层的人,你仍然只是在运来送往别人创造的价值。

也正因为这一点,在享受到苹果、索尼、谷歌这一大批由少数人创办并将改变带给多数人的公司的产品的时候,心里总是会产生由衷的敬意,以及常人可能并不理解的热情。

可你还只是自己,并不是这个时代。

前几天朋友圈被清华特奖大神韩衍隽刷屏,自己在翻一些资料的时候,看到他说的这样一句话:为解决人类文明与国际社会的基本问题而奋斗。想起自己在长大的一路上无数人说过类似的话,可也只是说说罢了。但从别人身上,当你听到这句话,你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明明就是真的存在这么一帮人,正在过着你所幻想的生活。

而自己呢?

这让人感到羞愧。

甚至到了现在,仍然会有高中的学弟学妹向我表达对于高考无用的见解,并辅以无数落榜生的传奇和高考大神的落魄事例来佐证。但这真的能说明什么吗?

很多天之前我在自己的QQ空间发过一条动态,“当年高考牛逼轰轰的那拨人后来往往不为人知,总是给人一种昙花一现的错觉,学渣也总是喜欢拿这个来当作高分者无能的借口安慰自己。但是实际上人家往往都是在各自的领域继续牛逼轰轰,至于为什么你觉得后来没听说过感觉他们不厉害了,那是因为,就算人家愿意耐心给你说,你以为自己就能听得懂么。”

都不想说这些,反正我自己知道说了也没用。

说不定还会有人反驳,当你成功拥有了一切之后,说什么都是真理,而你还没成功的时候,一切的话都是废话。那样的话还真是让人感到难过,不是因为打脸,而是因为又一次主动去见识这种源自内心自卑的愚蠢并且你很难从言论上反驳他们而使得他们更加认同自己的愚蠢。

反正会醒来。

不如,先去睡了,晚安。

— 于 共写了2590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