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南京


听人言南京六朝古都,贩夫走卒皆有六朝烟水气。

据传是朱自清先生的评语,未考,但确有其道理。

 

临沂有位老太做的南京梅花糕甜得让人欢喜,自然需要在南京一试。

并无特色。

南京的热河路因李先生扬名,路过南路,亦算作到过吧。

夜宿秦淮。

此行仓促,即便走马观花,也只是重点去了博物馆和一些所谓游人打卡必到之地,仍未能一睹南京全貌。

甚憾,有机会会再来。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