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闭眼就是天黑


最近两天几个朋友之间又在爆发小矛盾,莫名其妙地互相不搭理,又互相怀着怨气。夹在中间实在难堪,却又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矛盾种种根本不是直接冲突的结果,而是三观不同的必然下场罢了。
以前你也偶尔跟我抱怨女生之间的小龌龊,而我大多是劝你不必太过介意,早晚会离开,早晚会遇到无所谓好坏却更对的另一些人。
始终觉得人的情商要么低一些什么都不会觉得有问题要么高一些能够摆平一切的人要更快乐一些,而我则和大多数人一样处在这样一个尴尬而又无可奈何的境地,以至于后来的种种不快,只好以故作浪荡洒脱掩饰过去。
简直不能够理解,到底是进化得有多不好的人类,才会变成今天这样,把一个人短暂地一生用到这些并不能够使人快乐的事情上呢?
躺床上没正经事做的时候总想起你,这当然是比正经事更正经的事情了,以往我的幻想总是使你近乎完美,而现实又一次一次告诉我你和我一样也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这些幻想与现实,完美和瑕疵的不断交替恰恰使得我的你愈发有着真实的魅力,而你的你却愈发离我遥远。
以前跟你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看你闭着眼睛的慵懒样子,在想那是怎样的一个黑夜,是否和我的眼里一样,有那些美得不切实际的光。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