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丙亮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结局


沈冰那样孤独地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一角抱膝而坐,当手机里的荧光终于随着最后一丝电量长久消失的一刹那,他的心终于就在那一瞬间产生莫大的不安与惶恐,他看了最后一眼手里划痕无数的诺基亚5230,毫无征兆地一股冷意袭遍后背,未干的汗水带来的凉意顷刻透体而入,他终于还是意识到,这个夏天这个七月,终究还是那样无情地过去了。随着那抛下楼去的5230、丁字裤跟半册《小王子》,沈冰整个人翻身就挣入了深渊。

至此,他终于在这样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在不完全不同的人身上体会到了那年夏天四线说的要吃人一般的绝望。

即使他不肯承认自己就这样在一个荒唐的夜里以这样一种荒唐的方式,从那个眉心未散的少年一夜间长大成人。

有些事他还是觉得自己想明白了。

这一年,他26岁。

他差一年,也就差了这一辈子。

  • 分享:
评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